摩洛哥陰陽人藝術家Tamcarit 說

張貼者:2009年5月3日 下午7:53hiker chiu   [ 已更新 2009年5月14日 上午6:29 ]

翻譯:hiker    來源:http://intersexnews.blogspot.com/2009/05/said-tamcarit-morocco.html

 
我是一個陰陽人,在我所居住的摩洛哥鄉下,我被視為“半人”(half-man) 。當人們看到我時,他們不知道我是男還女,對他們來說,我是一個問號。
 
我生來就有小陰莖(micropenis),我的父親從來沒有接納過我。因為多數的摩洛哥人希望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是一個男孩,這樣家族的姓氏將可有所傳承。但是我不是我父親所期待的樣子,所以他經常對我很粗暴。雖然我的母親從來沒有把我當作“半人”對待。但我的家人仍然因我而起了許多爭執。
 
我的童年非常難熬。我總是很孤單,我不跟男孩或女孩玩,總是遠遠地看著他們,因為他們兩邊都不接受我。我的弟妹出生後,情況也沒改善,他們也從來沒有接受過我。因此,我沒有人可以講話,獨自地活在自己的世界。
 
我在校是資優學生並且取得了文憑。之後,我到一所學院求學,那是一所離我家30公里遠的寄宿學校。但那是非常艱苦的一年,後來我無法再讀下去,在1985年時便退學了。那時在宿舍有54個男孩,我覺得和他們在一起時很不舒服。我晚上睡不著,也不能洗澡,因為我害怕在他們面前脫衣服。我也不敢上廁所,因為我不得不坐下來,而且廁所沒有門。那些男孩除了取笑我之外,還好奇地撫弄我的乳房。並且發出各種各樣我不想回答的問題。各種“為什麼”和“那是什麼? ”
 
因為別人的眼光與疑惑,讓我在認識與喜歡人方面有障礙。我不喜歡旅行,我不喜歡人群。我甚至沒有出席我妹妹的婚禮。我也從來沒有搬離我的家庭。我和我的母親和弟妹同住。我父親過世了,當他重病時,我是唯一一個照顧他的人。當他接近死亡,他要我原諒他,我哭了出來,因為這一生,他從未好好對待我。然而,我的弟妹仍然不接受我。有一天,我的一個侄子要我不要再去學校接他,因為其他同學取笑他。他們說,他有一個“看起來像女人又有大乳房的伯伯“

最近,我想接受治療,成為一個有鬍子並切除乳房的“真正的男人”。過去我從來沒有因此而看過醫生,也沒有人給過我任何治療方法或藥物。直到一年前,我去看婦科醫生。這是第一次有人看我的生殖器,但他似乎並不關心我的處境。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一個男人還是女人,但醫生告訴我,我將需要做許多的檢查,照超音波,然後去看內分泌醫生。但是,這一切實在太昂貴了,並且沒有人能幫助我。
 
我告訴自己,上帝創造我,我應該為我之所以為我感到驕傲。為自己是一個在女人身體裡的男人感到驕傲。我已經放棄了接受任何的醫療處置以改變外貌的整個想法。我必須活在當下和忘記過去,我的未來在上帝的手中。上帝將會引導我走上正確的道路。這是我所確信的。每件事都有結果,而我們也一樣。每個人都有一個終點,我這一生都在受苦,我知道這痛苦終將結束,我也知道上帝會在天堂獎勵我。
 
伊斯蘭教承認陰陽人的存在。然而,在法國,只有男性和女性-沒有第三性。一位法國的陰陽人告訴我,在法國,他們在陰陽兒出生時就進行手術,將陰陽兒變成男性或女性。而在摩洛哥,有許多像我這樣的陰陽人從來沒有經歷任何手術或荷爾蒙治療。在這裡,我們很容易發現。它不像他們在法國所做的改變:睾丸激素的影響,造成劇烈的變化!
 
但是,作為一個陰陽人仍然是非常艱苦,而且對於關係親近的家人和朋友來說也一樣。我們不被接受,甚至不接受自己。最近六年來我一直在這裡嘗試交朋友,但至今仍然沒有可能性。我從來沒有能夠找到一個男人或女人來愛。我害怕他們的反應,尤其當地人的反應。但是,我知道我需要愛人,並有人分享我的生活,而這個人的性別並不重要。
 
 
Comments